泡茶閒聊話題

目前日期文章:200805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最近腦袋空空頓頓的
一些名詞都產生混亂(混血、衍生傻傻分不清)

老黃先生(注一)一副大師般的高高在上的看著我們這些小猴子耍的團團轉的模樣。對他而言,學術是嚴謹的、有條理的一步步去蒐集資料與求證,不管是論述或是實驗,他的嚴謹,讓我豎起毛囊...
每次要去找他討論進度,我前一天一定胃抽痛外加失眠做惡夢...

太恐怖了!我們的老黃先生

秒殺
打槍
900s結束討論

我今天到底為何而來?
我要什麼?
完全得不到答案

再一次的陷入愁雲慘物中
整個ORZ還不夠...

最近,家裡有意無意的透露出....

ㄟ米蟲,你哪時候畢業?
我只能訕訕的笑,天知道我們老黃先生到底再想什麼~
挖哩勒@$#%

搖搖我那顆豬腦袋
該是時候面對了
我逃不了了

翻滾吧!豬腦袋~
希望在2008年能夠滾回老家過年!!

(注一)老黃先生IS老闆,沒付我薪水的人,可是我每學期要給他一群好多的小朋友做交換條件。
每本論文都要的人,也可以說學者,是恐怖的狠角色,擅長秒殺..改錯字說冷笑話,特色是...讓你跳入他設下的迷霧中,走不出來,黑黑....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這張照片,我故意改得很誇張的顏色,很豔過頭...
我最喜歡藍天綠地好風景
躺在草皮上翻滾
很快樂
那一刻我忘掉許多煩惱的事情,大聲笑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  • May 26 Mon 2008 14:38
  • 畢業




最近常常聽到一句話,你今年畢業吧!?
畢業,感覺還好遙遠
,對自己,其實很沒信心
,不知道,自己以後要做什麼
,能很確定告你別人,我今年不會畢業,最快至少在年底,但那也要順利才行
昨天跟室友談了一下嚴肅的話題,你畢業要做什麼?
夠嚴肅吧!對我們這種習慣嘻皮笑臉的人來說,這種話題大概就畢業前幾個月才會出現的吧!
我畢業到底能做什麼呢?
去事務所實習?當泡茶小妹?賣滷味?工廠當女工?
我到底要做什麼?我現在缺乏工作經驗
這種人出社會是最沒價值的,我就是這種人
 
我想,在過一段時間,我連想這種事情的時間,都會沒有了吧!?呵呵
邱老師說,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把畢論寫完,其他的都不用想
可是,假若有天我寫完了,那我該怎麼辦?


(迷之音:小姐你想太多了~)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  • May 22 Thu 2008 01:00
  • 記錄






很喜歡這張照片,有時候我家的小灰,總是可以出現出一兩張,超過我預期的好照片來,而這裡所謂的好照片,也是我自己定義出來的。

這幾天,看著以前拍的照片,除了我臉很大之外,那很招牌的2加笑容都是一樣的。

但身邊的景致.人物.卻改變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我的歷程,卻開始記錄著。

有時候會想,那時候為什麼只有這幾張照片?

咦!那時候XXX怎麼跟現在差那麼多?

天阿!上次跟阿尼出去玩,我臉上竟然出現一顆大豆豆

 

忘記從哪開始,我開始喜歡拍照。


不過這都是我隨手拍拍的紀錄!很喜歡,這種抓住瞬間的感覺。
有時候總會有一股青春不在的感覺...呵呵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



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,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愛他。 







 

        記得剛新婚的時候,早晨時必定會在他懷抱中醒來,我總是紅著臉不敢說一聲早,怕嘴裡的口氣弄皺了他的眉;漱口杯與牙刷堅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,擺在一起 看起來才有 夫妻的感覺;我會幫他打點上班的衣物,什麼襯衫配什麼領帶,經過我的審美才准他 穿上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起了床到餐桌上,為了他的健康,我每天變換不同花樣的早餐,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;有些下雨的話,或許來點小米粥搭醬瓜鹹蛋;要是陰天,不如就吃些外頭的燒餅油條和豆漿……招式用到我變不出新把戲,可是我樂此不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除了當一個賢慧的妻子,我亦毫不掩飾對他的熱情,「我愛你」是每天恭送他出門上班一定說的話,然後附加一個親密的吻,即使他大多時候只是淺淺一笑,也足 夠我高興個老半天

 

        但是,五年過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相信還不到膩的時候,可是,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我和他的互動?早晨起床, 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蕩,只能由皺褶的床單證實他確實存在過,即使他偶爾睡過了頭或者小賴一下床,也絕對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來,匆忙的梳洗著衣。

 

        我已經快忘了被他擁抱迎接朝陽的感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盥洗室裡的漱口杯,在幾年前被打破一只後,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,而另一只因為掉到馬桶裡,所以也換了新的;五年內,牙刷已換了不知幾支,甚至有時我們睡迷糊了,還會用上同一支,什麼口氣的問題都不需要掩飾了。是否一樣顏色,一樣款式,他說這些根本不重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因此,洗手台上HelloKitty和小叮噹圖樣的兩只漱口杯左右對峙,小叮噹的杯裡插著一支綠色牙刷,是我的;HelloKitty則是空的,因為他前一陣子已改用電動牙刷,擺在架子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分屬兩個不同故事的漱口杯,以及位於兩個不同位置的牙刷,彷彿在嘲諷我們的夫妻關係,漸行漸遠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因為他出門的時間早,打點他的衣著已經不再是我的事,他自己會搞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早餐?很久沒有一起吃了,我同樣不必費盡心思去想菜單、查食譜,反正沒人賞光。更不用說「我愛你」這句話,還有熱情的早安吻,他無福消受,而且現在說起來也有些矯情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仔細想想,五年來,他沒有說過一次「我愛你」,一次也沒有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和他相聚的時間,嚴格上來說是從晚上七點開始,也就是他下班回來之後。如果他加班的話,那時間可能要延到十點、十一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剛結婚的時候,我為了他去學烹飪,「要抓住男人的心,先抓住他的胃」,我深信這個鐵律。所以,一些餐館名菜常出現在我們餐桌上,宮保雞丁、五更腸旺、蔥油雞、東坡肉。見他吃得高興,我也開懷,雖然不全是我愛吃的,但是,他愛吃就好。飯後,我們會依偎在沙發上看電視,我陪他看新聞,聽他評論國政、批判社情;他陪我看八點檔,聽我調侃劇情、大哭大笑。所以我知道行政院長、立法院長是什麼人他也知道當紅的李世民是誰演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料到的是,五年的時間可以改變這一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烹飪班我可以說是半途而廢,不知道從哪天起,他開始干涉我做菜的方法,宮保雞丁他不喜歡太多辣椒,五更腸旺他開始抵制,蔥油雞叫我別淋油,連滷東坡肉放多少醬油,他都有話說。我做的菜漸漸變得簡單,烹飪班也不想去了,有時候一盤炒青菜、貢丸湯和皮蛋豆腐就打發掉他,他反沒什麼意見。我想,我抓不住他的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隨著他加班次數的增加,我們甚少在一起看電視了,除了現任總統是陳水扁,我對於國家大事可說一無所知;而他,問都不用問,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他絕對不可能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夫妻之間開始言不及義,他對我說的話,大多都是「不用等我」、「早點睡」,我跟他說的話,也幾乎是「你回來了」、「菜在電鍋熱著」。我們沒有相同的話題,沒有相同的興趣,除了「夫妻」名義上的聯繫,我們的交流空泛的可憐,比普通朋友還不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多可笑的夫妻關係,不是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婚前,我們曾描繪著未來的願景,他說要生兩個孩子,先男後女,哥哥可以保護妹妹;我卻認為應該先享受一段兩人生活,生孩子的時情倒不急於一時,只是不想壞了他的興致,並沒有說出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婚後一陣子,他很積極的和我「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」,他想要孩子,從他不戴保險套的行為可以看得出來,可是我還不想要,又怕他不高興,於是我背著他吃避孕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猶記那時,他還興沖沖的帶我到醫院探視一名女性朋友,她剛生完一個四千兩百公克的巨嬰,神色萎糜的躺在病床上。我忘不了他隔著一塊玻璃看新生娃娃時,眼中綻放的神采,可是我更忘不了,那位女性朋友用著虛弱的語氣告訴我,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,才求醫生由自然產改為剖腹產。我更不敢生小孩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五年後的今天,他似乎已經放棄生小孩這回事,畢竟只有他一頭熱是沒用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可是,待在他上班之後空洞的房子裡,我突然覺得生個孩子也不錯,至少屋子裡會熱鬧點,我的寂寞,也會少一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早就在數年前就開始用保險套了,我不清楚是什麼讓他改變心意,不過這也鬆了我一口氣,我對避孕藥似乎過敏,不論換什麼牌子最後都落得一個水腫的下場。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視加閃光,應該看不出我水腫前和水腫後有什麼不一樣,重點是,他的保險套解決了我一個大麻煩,同時又帶來另一個新煩惱。我現在想要一個孩子了,他卻似乎不想,我不知怎麼跟他開口。更別提他頻繁的加班,晚上常累得倒頭就睡,如果我再開這個口,似乎變相增加他的壓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兩個人之間,已經夠低潮了,不需要再增加一個會引起衝突的話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我們戀愛的時候,他很喜歡帶我到淡水,坐在河堤旁看落日,沿著碼頭走一遭,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各式小吃。淡水的海產頗富盛名,他似乎是隻識途老馬,總知道哪家是最道地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有時候,他帶著我坐渡輪到對岸的八里,那裡熱鬧的只有一條路,賣的全是孔雀蛤,兩個人可以吃掉一大盤,還覺得意猶未盡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也會和我騎雙人腳踏車沿著淡水老街騎到淡海,再由淡海騎回來,沿路的風景不算十分迷人,但有種質樸的味道,兼之海風鹹鹹的打在臉上,我很享受這種氣氛。當然,坐在腳踏車後座的我三天打漁兩天曬網,心情好的時候才踩兩下,他明知我偷懶,還是賣力的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很懷念,真的,即使過了五年,那段回憶仍然歷歷在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婚後到淡水的次數,除了新婚那一陣子,幾乎屈指可數,近兩、三年更是一次都沒去過。每到假日,他不到中午不會起床,我見他這麼疲倦,當然也不會煩他帶我到處走走。 假日照理說,我和他應該可以有些交集,可是他累,我只能自己找事做,和在上班工作的朋友出門逛逛街,聊聊是非,也順便埋怨一下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至於在家睡覺的他,午、晚飯,自己解決吧!他不知道,在前幾個月,我耐不住無聊,自個兒坐捷運到了淡水。果然,太久沒有去了,那裡已經變成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地方。河堤旁的小吃攤不見了,全部集中在捷運站附近,過去我和他看夕陽的地方整修成一條長堤,僅供散步。路面變得乾淨整潔固然是好,但是收藏著我和他美好記憶的地方,消失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有他的帶路,我找不到道地的海產店,找不到好吃的小吃,自己一個人也騎不了雙人單車,但我驚訝的發現,淡水多了一個漁人碼頭,可以坐公車過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漁人碼頭,他的腳步沒有踏上過,我先了他一步,這,是沒有他,只有我的經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漁人碼頭邊,風景美復美矣,卻有種人工雕砌的做作。我以為花了幾百元搭乘藍公路可以到對岸八里,就像渡輪一般,但那失了古風的遊艇卻繞了一大圈後又開回原點。

 

        除了顛簸的船身搖得我頭暈目眩,我記不起來什麼美麗的風景,連孔雀蛤也沒撈到一粒。淡水變了,我和他的回憶,也變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某個早上,我特地比他早起,煮了頓睽違已久的豐盛早餐給他。然後,沒有第三者,沒有爭吵。我遞出了離婚協議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麼震驚的表情,如果那天是愚人節,我想我成功了。可是,我不會開那般惡劣的玩笑,他知道我是認真的。他沒有像一般男人一樣,暴跳如雷,開始數落女方的罪狀;也沒有哭哭啼啼,跪下哀求我留下,他只是極力冷靜自己的心緒,默不吭聲的接下協議書,開門,上班,一如往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或許也察覺我們的夫妻關係到了一個瓶頸,也打算仔細考慮離婚的可行性,他近幾年的疏離,我沒有流下一滴眼淚,可是他這天的冷漠,幾乎傾盡我五年的淚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有些後悔,這後悔逐漸蔓延,以心臟為一個起點,通傳至我的頭頂及腳趾。但後悔又如何?不快刀斬亂麻,也只是拖著一個平淡如水的日子,兩個人乾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愛剩多少,更不清楚他對我的愛剩多少。嫁給他之前,我就知道他沈默寡言;嫁給他之後,自以為能改變他的我,並沒有改變他多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愛,還不足以改變他,他的愛,亦不足以為我改變,這大概是關鍵所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柴米油鹽醬醋茶會摧毀愛情的甜蜜,我嚐到了,但這卻是用五年換來的教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趁現在,沒有孩子,沒有牽絆,我也不貪圖他什麼,該是離婚最好的時機吧?

 

        抖著手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名的我,到之後他出去幾個小時了,我仍然在發抖。這是一種未知的惶恐,我,等他給我一個結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冷淡了我五年後,又凌遲了我七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從離婚協議書交到他手上之後,整整一個星期,他不與我說一句話,也睡了七天的沙發,每天仍然照常上下班,除了更加冷淡,我感覺不到他的喜怒哀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張協議書,就算扔到垃圾筒裡,還會有觸動垃圾袋的聲音,可是他,一點聲音也沒有,我懷疑他根本不當一回事,一段時間不理會我,只是在看我會不會自己忘了離婚這回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受不了了,他到底要怎麼做?連離婚,也要離得這麼漠然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然而,七天之後的他,結結實實嚇了我一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早,我聽到他在客廳起床的聲音,隔著門板聽不真切,我卻一直等不到他出去上班的關門聲。一陣乒乒乓乓的金屬撞擊,取代了他一向安安靜靜的作息,我終於按捺不住起身察看,卻在開門後,聞到了一陣食物的香氣.「起床了?吃點蛋捲。」他笑著,如新婚時我吻他之後那般淺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心裡狠狠跳了一下,原以為古井不波的情緒,因他久違的體貼而起了絲絲漣漪。他還是那麼輕易的,可以撩動我的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清楚他怎麼可以混到九點、十點還不去上班,他接收到我的疑惑,也只是淡然一笑,身上簡單的服裝一點兒上班的氣息都沒有,可能他,也有工作疲乏吧?也可能……他要宣判了,關於那張離婚協議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他神色自若的樣子,我默默吃著早餐,幻想著等一下他會說的話。他會不會乾脆的就離婚了?還是,在我面前撕了協議書?不可否認的,我的心,傾向後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升上經理了。」他的第一句話,出乎我意料,下一句話,卻馬上進入重點,轟得我措手不及,「工作上的事告一段落,現在要好好處理家裡的事。」工作是排在家庭之前嗎?我苦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工作安頓好,我才能給妳安定的家。」他像在解釋我的疑惑,「所以,告訴我為什麼要離婚?」他終於問了,臉色變得肅穆。他從來沒有用過這種質疑的口氣與我說話,望著他難得的厲色,我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「妳覺得我冷淡妳了嗎?」轉眼,他的態度忽而又變得自嘲,弄得我丈二金剛,「我就知道妳一個人在家老是胡思亂想……」我和他長談了一整天,數個小時的談話,有五分之四的時間我是在哭的,因為我覺得自己犯了一個滔天大錯。可是,有些事,沒有那張離婚協議書,我永遠不會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說,五年來,他確實每天都是抱著我醒來,只是後來他工作忙,起床時間變早,而我仍沈睡著,不知道罷了,有時他還會親親我的臉,看著我貪懶的睡顏,他不忍心叫醒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擺在盥洗室的漱口杯,他根本搞不清楚小叮噹是他的抑或HelloKitty才是他的,他以為粉紅色是女孩子的頻色,所以他一直用著小叮噹的嗽口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原來,我們一直在無形間,做著親密的唇齒交流,可憐了HelloKitty,擺在那兒沒人用,成了個裝飾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早餐,他吃的都是7-11,他承認很想念我做的早餐,可是他不好意思央求我每天做給他,他知道我會擠盡腦汁變花樣,他捨不得看我太累。

 

        「我娶妳,是希望妳享福,不是要妳來當女傭的。」從他這句話開始,我便止不住眼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提到他的衣著,他更是笑我的傻,他看得出來我會為他添新衣服,按顏色花樣在櫃裡整整齊齊的分類擺放,而新婚時期我常幫他搭配,久了他也知道我的喜好,什麼領帶配什麼衣服,他是為我而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至於熱情的早安吻,每天他早在我熟睡間給我了,我卻兀自鑽牛角尖,認為他不需要我的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為什麼從不說你愛我呢?」我噙著淚水問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以為妳知道,否則我們為什麼結婚?」他理所當然回答。是啊,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,不然我不會嫁給他的,可是,既然知道,我又何必強求他說出來?

 

        女人都是需要一些愛語滋潤的,我想這就是理由,看著我控訴的眼光,我想他也知道理由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做的大菜,很好吃,可是那些菜費工夫,也不全是妳喜歡的,所以我寧可妳做些簡單的菜,最好是妳也喜歡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一句一句的解釋,又讓我掉了一缸淚水,「妳不喜歡吃辣,因此我要妳少放辣椒;妳不吃內臟,那我也不吃;妳怕胖,所以料理時我希望油加少一點;醬油鹽份高,吃多腎臟負擔大,為了妳我健康著想,調味即可,不必加太多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只要是我煮的,他都喜歡,想想每次準備食物給他,他沒有一次不是吃光的,到底為什麼我會覺得抓不住他的胃?所以,我也抓住了他的心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另一件令我驚訝的事,他真的知道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,即使猜得不完全正確。「是劉文聰嗎?還是那個李正賢?晚上在公司加班,同事都會開電視來看,所以我多少也知道一點。」他撫去我臉上淚痕,笑問:「妳也在看嗎?」嗯。」我又想哭了,我真是小覷了那個節目的收視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當上經理之後會比較少加班,那我們就一起看。」他說得輕鬆,我卻鼻頭一陣酸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意的,其實不是看什麼節目,管他行政院長、立法院長是誰,沒有他在身邊,看什麼都索然無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發現,只要願意,兩個人什麼事都可以談,連我跟他解釋台灣霹靂火的劇情,一路聊到整容話題,他也聽得津津有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是我,是我封閉了自己,以為他不願意聽我說話、不願意對我說話。他心疼我一個人在家裡,聊公司裡的事怕悶壞我,又見我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,他每天只能摸摸一鼻子的灰。

 

        無論他跟我說什麼,我都是愛聽的,可是我現在才讓他知道,夫妻兩浪費了幾年的時間在這種誤解之間打轉,他活該,我也活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很少看新聞,都不知道國家最近發生了什麼事。」我這句話出口得有些抱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,我以後每天當妳的新聞台。」他溫柔的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聊到生孩子的事,他先是一陣默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想生一個孩子。」這時候,我有勇氣說出口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以為妳不想,剛結婚那一陣子,妳不是一直吃避孕藥?」難得聽到他有些怪罪的語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進一步了解之後,我才發現,他一直知道我在吃藥──或許是我哪次把藥隨便擱在化粧台上,被他看到了,他徹底了解我不想要孩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他也知道,我吃完藥隔天會有水腫的現象,身子骨纖細的我,一雙腳腫得跟象腿一樣,也只有我這種人的鴕鳥心態才會認為他不會發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後來我養成習慣將藥好好放在抽屜中,他以為我不再吃,怕身子水腫,所以他戴起保險套,說來說去,還是為了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妳又水腫了嗎?一直哭個不停,是想把身體裡的水逼出來?」他居然敢揶揄我免不了得到我飽以老拳!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還是想要孩子的,聽完我說想生孩子,他眼下興奮的光芒大大的告訴我這一點。只不過,那抹光芒在閃爍之後隨即斂去,他又正襟危坐的問了我一個問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真的想生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想啊,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只是因為無聊?如果一個人在家無聊,妳想出去學東西、去工作、和朋友去逛街,我不會阻撓妳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是也想嗎?」我生氣了,縱然淚眼婆娑沒什麼說服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開始說起那個四千兩百公克的巨嬰,原來那名女性朋友的經驗不僅嚇到我,也嚇到他了。他不希望我生孩子還要受極大的痛苦,什麼剖腹產、自然產,他一點概念也沒有,只知道一定會很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明白我怕痛,所以他捨棄了生孩子的想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管,我要生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瞭了他的想法後,我更希望替他生一個孩子,身體裡流著我和他血液的孩子。「那就生吧!」他悄悄的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令我臉紅的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麼有精力?不是上班很累嗎?」我狐疑他話裡的真實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經他解釋,我才恍然大悟,就算工作累,他偶爾也有慾望,有時晚上摟著我,又看我睡得香甜,這種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,他只能鬱鬱的悶在自己心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面對他的心意,我,真的無言了。在我像兩顆水蜜桃的雙眼略為消腫後,他催我換衣服,帶我出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已經好久沒和他一起出遊了,在兩人間的冷淡破冰後,坐在他身邊竟也給我當初戀愛的感覺。我凝望著他專心駕駛的側臉,將他的動作姿態深深刻在心裡,因為我差點忘了,我和他之間還橫著一個問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張離婚協議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要一輩子記住他的模樣,如果他最後仍是簽了名。可是,他應該不會簽吧?否則,他何必和我討論生孩子的事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到了。」他停車,我也隨之下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海風迎面吹來,是淡水。他也記得這個地方,這個我們記憶珍藏的地方。「我一直想帶妳來,可是妳假日都和朋友出門,我只好蒙著棉被在家睡覺。」他如此說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是個什麼烏龍?  我體諒他工作累,他體諒我和朋友出門,就這樣,我們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相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以後想幹什麼,可以直接說!」我惱火的盯著他「妳也是。」 他正經八百的回視我,言下之意是要我別五十步笑百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說來也好笑,我們一直認為自己是在為對方著想,以自己的方式去體貼對方這種自以為是卻導致了無數個陰錯陽差,一直到我開始懷疑自己不愛他,他也不愛我了,才驚覺這份愛並不是消逝,而是溶入了生活之中,自然的讓人忘了它的存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愛情的表現,可以是黏膩、親熱、奉獻、祝福,甚至是退讓,每個人的方式不同,會導致的結果各異。我的方式是盲目的付出,他的方式是全然的關懷,乍看之下兩個人都沒錯,可是無論什麼方式,中間少了一種叫「溝通」的元素,就容易導致裂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的婚姻,就是建築在這種缺乏溝通的空中樓閣之上,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,我以為我漸漸的不愛他,但只是一番簡單的剖白心意,我對他所有的愛再度復活,甚而轉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女人會因男人長久的冷落而對愛情失望,也可以因男人一句話又對愛情充滿希望,我不想和他離婚,一點兒也不想,當初硬著頭皮簽下名,或許只是賭氣,只是要他正眼看看我,可是…「那、那張離婚協議書……」我要收回來。「在公司裡。」他好整以暇,「公司的碎紙機裡。」這個意思是……?

 

        「妳想離婚,等我成為亡夫時再說吧!」我估量不出他說這句話是不是在開玩笑,不過他又騙到我的淚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真的很愛我……即使他沒有說過。我想,如果我堅持離婚,他會放我走的,他捨不得見我難過,就像他見我掉淚又趕快摟住我一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倘若,是他想離婚呢?

 

        恕我自私,我是堅決不會放的,除非等我變成亡妻,同樣因為他捨不得見我難過,我自信可以留住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淡水整個都變了,我都快不認識了。」哄完了我,他連忙帶開話題。「我來過,我知道有什麼景點。」「那這次就要靠妳帶路囉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是啊,我們可以開創新的回憶,只要有我也有他,什麼時間地點都不成問題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 結婚五年,我又發現了一次愛情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我對這篇文章比較有FU
可能是這篇文章的口吻吧!我覺得很棒!
有時候夫妻間就是少一點情趣
情侶也是
有時候愛情轉成材米油鹽醬醋茶
體諒.包容.互相照顧就變成一種愛的轉化
有的人會撐過去
有的選擇放棄
我覺得,結果怎樣,這過程都是自己造成的...有時候自己愛胡思亂想,鑽牛角尖,有時候是自己迷失自己,外遇,婚外情等
在社會的五光十色中
又有多少人會記得最初相愛的初衷呢?
好文章,與大家分享
希望您,不要忘記當初相愛的悸動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









我的"婚姻存摺"是出嫁那天,媽媽遞到我手上的。
當時,我以為會是一大筆錢,打開一看發現只有1000元。

我用失望的眼神看著媽媽,媽媽卻笑著說:這是我特意為你們辦理的婚姻存摺,以後每逢值得紀念的日子,都可以存一筆錢,等到老的時候,裡面除了錢,還有無限的幸福。

當時,我對母親這份心思不以為然,倒是丈夫記在了心上,婚後沒多久。 他就先後存了兩個500元,一個是因為他升職了,第二個是因為我手術治愈出院。當時我嘴上笑他無聊,其實心裡甜蜜無比。畢竟他把我的健康也當作一件讓他感到幸福的事。沒過多久,我懷孕了。這一次,我足足往裡面存了2000元。但很快,我們開始有了爭吵和冷漠孩子出生帶來的快樂是短暫的。

洗不完的尿布、喂不完的奶,進一步加劇了我們感情的惡化。而那本婚姻存摺像被遺忘了,寂寞地躺在抽屜角落,上面的數字久未見漲。我們鬧離婚的時候,媽媽說:你們先把存摺上面的錢花光了再離吧。

 雖然錢不多,但是你們共同的財產。於是,我第一次取了1000元,然後拎著幾件心儀已久的衣服離開商場時,我又回去對售貨小姐說:對不起,我不買了,請你退回我剛才付給你的錢。

也許當時的局面窘迫極了,但我腦海裡想到的是那1000元婚姻積蓄的來源:

他是個害羞的男人,但曾在街頭大聲地對我說"我愛你",我為此存下100元﹔他記得我的生日、鞋號、密碼及最怕的事,我為此在生日那天存下300元﹔他對女人有風度,也有距離,不給暗戀他的女下屬任何機會,我為此存下500啊。

這1000元裡就有這麼多的幸福積累,再看看婚姻存摺上的兩萬多元,我的眼睛忽然就有些濕潤起來。晚上回到家,我把存摺交給他,說:趕緊花吧!!花光了好離婚。

第二天晚上,他把存摺遞到我手上,我打開一看,發現反而多了1000元。

他說:那上面的每一元錢都記錄著我們走過的歷程,我第一次發覺原來是這樣的愛你,索性又存進了1000元。我們從此又和好如初了。

還是媽媽說得對,以愛情的名義為婚姻開個戶口,
把夫妻間所有快樂的、幸福的、浪漫的事,通通存進銀行。有了這本日積月累的婚姻存摺,即使是再貧窮的婚姻,也決不害怕透支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有時候,夫妻總是會因為長時間的相處.小事情的磨擦,而會有所爭吵
往往都會忘記當初那分在一起的感動。
其實
一句問候
一個關心
一個擁抱
一個吻
都可以讓原本的冷縫,有填滿溫暖的機會
有時候,回想一下,當初那份幸福的感覺喔!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之前去蘿拉家玩遊戲
結果蘿拉寄張卡片來唷~齁"超甘心"的啦!
用手機給他拍起來~蘿拉字很漂亮喔!我的字就像毛毛蟲那樣
不過我小好奇一下
這張畫作是不是孕婦的肚子阿?
這樣才有"希望"的fu阿
我一直以為蘿拉會會寄很煽情的照片給我哩~呵呵
感謝蘿拉喔!
 






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前一陣子,室友跟我都很忙。
因為他要下修設計,連帶的連我也要幫忙他一些作業,所以囉,那時候只能咬牙幫他做了。因為畢業設計,是份量最多,最煩人的一件事情,以前那種生活就像地獄一樣,每天修圖改圖改模型改計畫書改改改
每天睡覺前都會在想:媽呀!做不完了...之類的話
翻來翻去的,然後睡每幾個小時,又起來做設計,就這樣撐過最後一學期的畢業設計。
現在老了,有年紀了,對這種長途的賽跑,真的很討厭,因為很多細節要琢磨,要修改,老師不滿意,又要改,又要花錢請人來批自己,就這樣,有收穫,但也賠了身體健康。
我室友常常對我說的一句話:天阿~你們以前根本不是人嘛!這種生活哪是人過的..
現在想想,對齁,以前是怎麼過來的,現在已經漸漸忘記當初是哪股力量支持我繼續下去的。

我想這就是一種磨練,一種旅程,不完美,但卻能磨練自己。

雖然我室友在中途想放棄,但礙於現實,還是咬牙撐下去,雖然中間發生很多事情:如在某次評圖時分數被打59分,或被批的很慘,或電腦當機,或最後因為時間關係隨便做完...之類的。
我們兩個也嘗盡班上人情人暖,真的!
對於這類要下修設計的同學,要寫論文的我們,是能避就避,能逃就逃,哪有時間幫你,但有些人還是很願意身出手來,也有些人雙手抱緊,冷嘲熱諷的。
在上禮拜五,我就有一種天空放晴的感覺。
雖然這次,室友覺得他做的很糟,但我覺得,他是自我要求比較高。
在這一年,重新的再次回到畢業設計的那種緊湊的生活,讓我想起:

我的旅程正要開始呢!

雖然某些地方不甚完美,但盡力去做,一定能有所收穫的!





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話說上次去員工旅行,第一站就是去傳藝中心,那天外面下著小雨
所以裡面的參觀的人就比較多
我跟我家阿尼逛到一個燒玻璃的店,本來在看其他作品
突然被這位大姊嚇到
他就大辣辣的站在藝術品前面補妝
很妙齁
我就偷偷的拍起來,他連我再拍,應該都不知道吧
我只能說這作者要事知道他的作品閃亮亮到可以讓女生當鏡子補妝,不知道會哭還是會笑呢!


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五月的梅雨季,在今天正式展開,回想昨天我還在穿著短袖喝著冰飲料,哪之今天就開始下雨了
而且雨還下的超大,一陣一陣的,彰化的雨爆大的,那個雨就像水管用噴的一樣,一下車褲管瞬間變濕,天阿~連小雨傘都差點開花
恐怖阿~~~

s3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